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频道

永利全网址足彩必发投注量

——怀念老校长叶启青先生

2019-09-10 10:04:39 来源:

□温儒敏

一位普通的中学校长,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,也没有什么豪言壮语或重大政绩,逝世多年后,还有那么多学生在时常怀念,时常提起他的名字,这本身就是令人感动的。

这位校长就是叶启青先生。

最初提议要编《春泥》这本纪念集的校友,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,他们离开广东紫金中学也有几十年了,对老校长还怀有念念不忘的深切感情。《春泥》中很多回忆,那些温馨的生活片段,充溢着叶校长对学生的关心、呵护和激励,显现叶校长的人格魅力,以及为人师表的风范与气度。这些从记忆中抄下的文字,虽平凡、质朴,甚至有些琐碎,所诉说的虽然是半个多世纪前的旧事,但读来仍然那么亲切而新鲜,让人感怀不已。因为其中凝聚有一种温情,发自教师职业良知的温情,就如同火种,曾经点燃许多学生的心智,催促他们勇敢地走向未来。

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从广东紫金中学毕业的校友,不管是哪一届的,只要提起母校,想起“紫金山的钟,戴角坑的风”,脑海里就会同时浮现叶启青校长的形象。在我们的心目中,叶校长就是紫金中学,紫金中学离不开叶校长,在很大程度上,叶校长成了紫金中学的象征,也可以说,他是上世纪五十到九十年代广东紫金山区基础教育的象征。这种“象征”不是谁颁发的,而是成千上万学生不约而同、自然心生的,它的“含金量”远高于现在五花八门的许多奖项。作为一个教师,一个“级别”并不高的中学校长,叶启青先生能赢得众多学生长久的由衷的爱戴,在乡梓父老中拥有极好的口碑,这真是至高的奖赏。

叶校长的人生事业是充实而成功的。

1945年,叶启青先生从广西大学经济系毕业,除了很短时间在广西兴业县兴德中学任教,以及在东江纵队古竹游击队当过几个月的政治文化教员外,他一生大部分时间一直在家乡紫金教书。他曾在紫金的几所中学辗转任教,在紫金中学任教的时间最长,有40多年,主要教语文。在人们印象中,叶校长戴一副宽边眼镜,穿一套不怎么合身的蓝色中山装,有点传统文人的“夫子气”,又有点“文艺范”;和学生交谈时喜欢双手交叉胸前,说话有板有眼,不时发出一两句 “格言”,让你心扉开启。叶校长饱读诗书,课讲得很活,因材施教,照顾到不同个性爱好的学生;他经常嘱咐学生多读书,拓展视野,树立为国家社会做事的志向。从文集中也可见到,许多出身农村的贫寒的学生之所以能在这所学校潜心磨练,励志溶锤,都曾经从叶校长的教导和激励中得到过启示。

在上世纪后半叶,紫金出的大学生并不多,像叶启青先生这样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更是凤毛麟角。叶校长是当时紫金屈指可数的“大儒”。照理说,他有学历,有能力,有经验,又有威望,如果当时他走出紫金山区,到一些“大地方”去发展,应当也有另一番境界吧。但是,叶启青先生却几十年“不动窝”,就扎根在紫金山区当老师。他在紫金中学断断续续当过19年副校长,对紫中贡献巨大,却一直不能“扶正”。回想起来,在那个“政治运动”此起彼伏的年代,知识分子不断接受“改造”,叶启青先生也遭遇过很多苦难与委屈。但他无怨无悔,一直坚守在教学一线,默默地耕耘。直到60岁那年,就是1981年,这位老资格的教育家才“升任”紫金中学校长。就在他担任校长的这3年里,紫金中学加快了改革步伐,进入她的一段辉煌时期,成为省重点中学。

用一个常见却又贴切的比喻来称赞我们的叶校长:他真的就是一支蜡烛,燃烧自己,照亮了他人。我们这些从紫金中学走出来的校友,有谁不曾受惠于这位可爱可亲的老校长?“教书育人”对于叶校长来说,并不只是一个口号,而是值得用一生去实践的使命,一种职业良知,一种生活方式。那么多年的艰难,他都挺过来了,还收获了许多自豪,赢得了生命的意义。

叶校长出生于1920年,明年就是他的百年诞辰。许多校友写了一些回忆的文章,汇编成《春泥》文集,准备呈现给敬爱的叶校长灵前,表达深切的怀念。与此同时,也表达对母校紫金中学的敬意。

前不久,广东紫金中学现任校长送学生来北京参加清华大学的自主招生面试,顺便来我家坐坐。我们又谈到叶校长,谈到紫中。我说,叶启青校长得到那么多人的尊重,真正是“桃李满天下”。这“桃李”可不只是在叶校长教导和支持下走向全国的那些有成就、有地位的校友,更是包括成千上万在叶校长门下读完中学的紫金人。几十年来,正是这些人成了紫金建设的中坚。紫中的传统,叶校长的精神,让一所学校和当地“民生”有如此紧密的关联。

叶校长,您是紫金中学的象征,是扎根基层的有“真材实料”的教育家,现在像您这样有使命感、有大爱之心和扎实学问的老师比较稀缺,相比之下,您的为人师表就愈加显得可贵,您所参与铸就的“紫中传统”,也愈加值得珍惜。

您的学生永远怀念您!紫金人民永远怀念您!

公式作者简介:

温儒敏,男,1946年生,籍贯广东省紫金县。1964-1970年,在中国人民大学语文系本科学习。1970-1978年,在广东韶关地委办公室任秘书,其间曾在厂矿与农村基层工作。1978年10月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,师从著名学者王瑶先生读研究生,1981年获硕士学位。1981年7月留校任教。1984-1987年在职攻读博士课程,1987年7月获北京大学文学博士学位。

曾任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,教授,博士生导师,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。现为山东大学特聘人文社科一级教授,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,博士生导师,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,教育部授予国家级高校教学名师 ,教育部聘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,人教版高中语文教科书主编。曾任北大中文系主任(1999-2008)、北大出版社总编辑(1997-1999)、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(2006-2014)、《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》主编(2004-2016)、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,教育部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修订专家组召集人,人教版新课标《高中语文》教材执行主编及人教版部编本《义务教育教科书语文》的总主编。

编辑:梁轶伦
    上一篇:《河源与客家源流》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数字报
    Top